(本文转载自: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2月16-18日,享有“中国达沃斯”美誉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九届年会于黑龙江亚布力开幕,本期年会主题为“坚定信心 迎接挑战——改革开放新征程”。国企、民企同台亮相了本届年会,Ultrain也作为本期年会合作伙伴出席了论坛。

国务院国资委、全国工商联有关领导出席亚布力论坛并同台发言,数位央企负责人也一同出席会议,这自亚布力论坛成立以来尚属首次。

本次年会致力于实现民企与国企之间的深度对话,促进双方相互融合、建立共识、合作“过冬”,这不但是本次年会的一个亮点,也将对全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2月16日晚十点,在年会开幕式中,四位重量级嘉宾以“1V1”形式对“用科技创新赋能”和“新零售的路径”分别展开【高端对话】。

第一场

张磊&沈志勋:用科技创新赋能
替代文字

张磊,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掌舵高瓴资本十余年,成为亚洲最大投资基金之一。2017年收购 “一代鞋王”百丽,一次化腐朽为神奇的投资神来之笔推动百丽再创辉煌。

沈志勋,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复盛(LDV)创投创始合伙人,作为科技与创投界双料大佬,对科技创投与创新有着独到的认知。

两位专家分别从投资界和科技界视角出发,就“用科技创新赋能”话题展开深度对话。

王魏(主持人):沈教授(沈志勋)是亚布力论坛的老朋友了,作为一个非常成功的物理科学家,首先有请沈教授就什么是科学创新还有技术创新,给大家做一个简要的分析,有请。

沈志勋:作为一个科学家出身的投资人来说,我做投资基本上就看两点,一个是看市场和社会趋势,就是往前走,哪些是主要的市场趋势?另外一点,它结合的是哪些有颠覆性的技术,能够为这些社会趋势和市场提供一些交流。

替代文字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复盛(LDV)创投创始合伙人 沈志勋)

王巍:过去几年,一般谈到金融的资本赋能,都是资本调动科技,现在倒过来谈,科技赋能资本,到底是资本赋能科技,还是科技赋能资本?

张磊:我认为是双轮驱动,科技的力量是推动整个社会进步最重要的力量,而资本能够很好的起到配置资源的作用,不单配置资本的资源,还能够配置人力的资源,同时可以很好地调动科技创新,这样有科技,再加上资本的推动,可以更快、更好的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王巍:在今天中美关系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下,你认为中国和美国之间资本上的竞争,还有位次是什么样?

张磊:我认为这个世界是竞合,而不是零和游戏,是不是做到正和游戏,还是回到核心,要有一个一起共同把蛋糕做大的心理。中国的资本跟美国的资本在竞争上,有我们的优势和劣势。

我感觉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企业家,大家每天都非常有驱动力,有梦想,想去做出改变。

替代文字

(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张磊)

王巍:请问沈教授作为职业物理学家,投入创投,你是什么样的特殊心态来做这个事情?

沈志勋: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以自动化为例,从一个实验科学家到现在有很多很多的物理问题,像传感器和控制器这些,譬如说我们投资非常有兴趣的项目,就是怎么样把服务业的自动化做好,在服务业里面的自动化,实际上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的。现在的社会趋势,特别是中国,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进入老龄化,这需要一个效率的提高,另外是生活质量的提高,这都是自动化所能提高的。所以说我们对服务业自动化所包含的各方面的技术,都特别感兴趣。

王巍:请你来判断,中国现在科技发展水平和美国科技发展水平实际差距有多大?

沈志勋:我是83年到美国去的,从那个时候到今天,中国跟美国的差距是在逐渐减少的,有一些领域像我们碳物理领域,中国的发展水平已经跟美国距离很近了,在某些特殊的领域,像量子这些领域,也已经是走到了世界最前面,但是是非常的不均匀。硬件上去得非常快,但是科学的传统是需要非常长的时间的,科学的手段,科学的传统和思维方式差距是特别大的地方。

王巍:你怎么来判断中美这次谈判当中,涉及到大量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内容,这对中国未来市场的影响?

沈志勋:我感觉这要做一个区别,一个是科学,一个是技术。科学应该是属于全人类的,因为它对整个人类的文明进展有很多的贡献,应该是有非常公开的交流。而技术应该是竞争的,应该是一个有规则的竞争。所以说知识产权的保护对于整个世界的格局,包括中国,都是好的。

王巍:在不确定的环境下,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或者是美国的企业到中国来投资,你怎么看待这个市场和未来?

张磊:我感觉政治是有周期性的,有起有浮,我想最后这种周期,一定是向着更加正向的方向发展。对于企业家来讲永远都是在以不变应万变,不变是什么呢?就是自己要不断的创新,拥有不断创新的能力,如果是外面有更多的困难,只能是把这个不变变得更加的坚决,自己去寻找创新的路。

王巍:作为一个投资家你认为除了建立信心、鼓励之外,有哪些可以形成一种互助,特别是在混合经济方面你有哪些设想?

张磊:一年多以前我们收购了百丽,中国最大的也是全球最大的女鞋企业,全球有两万多家门店,雇佣了12万人。在我们投资之前已经连续十几个季度下降,大家讲它是“一代鞋王黯然落幕”。我现在控股这家传统企业,是兼职董事长。

我们就解决一个问题,就是把库存的问题解决。我们通过库存的解决,打折大幅度减少,赢得了十几万员工的信任。这件事情我们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信息化,把进店以后消费者实时试穿的信息直接反馈到工厂里,而不是等到季度结束以后去打折来实现这件事情。

我觉得在中国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传统企业只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更加坚决地拥抱变化、拥抱创新。第一步就是信息化,移动化、智能化这些都放在后面,先做信息化。

第二场

张文中&侯毅:新零售的路径

替代文字

张文中,物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20多年前从IT转行到做超市,用信息技术颠覆零售行业,“物美”已经成为中国大众消费家喻户晓的零售品牌。

侯毅,盒马鲜生CEO,用了不到四年时间把盒马鲜生打造成为新零售行业的“标杆”品牌,对传统零售行业的冲击不容小觑。

两个时代造就的零售模式产生了新的碰撞和冲击,两种模式究竟有何区别?前行的道路上各自面临的主要困难和挑战是什么?两位资深企业家分别道出了自己的观点。

王巍(主持人): 作为新零售行业异军突起的“黑马”,盒马鲜生让我们感受到这样一种新的新零售模式对传统零售带来的模式冲击,首先请侯毅讲一讲,你认为你的“新”跟张文中的“新”有什么不同?

侯毅:我认为新零售跟传统零售还是有很多本质的区别,第一个本质的区别是面临中国今天的消费升级后,消费者对服务的追求已经远远超过对产品本身价格的追求,所以我们更提倡健康消费,享受最好的商品,最好的服务。这里最大的区别是我们放弃了价格战,就是现在我们从不参加电商“618”、“双十一”,我们讲每天一日三餐让老百姓吃到最新鲜、最健康的商品,一个是消费理念的变化,不是提供价廉物美的商品。

第二,我认为是科技对零售业的赋能,今天因为有了移动互联网,有了手机,让消费者购物变得更加方便,从原来到店模式再增加一个到家的模式,所以到店到家双轮驱动,让我们零售的效率比传统的零售店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第三,大数据改善了门店的营业效率,这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多的探索,它的坪效已经远远超过了传统零售,虽然今天的新零售在我们创业过程中还有很多的坑需要我们填补,但是确确实实科技改变了整个世界,改变了我们整个零售。

替代文字
王巍:大家都在谈一点,合作多于竞争,显然这是中国人的规则。我想问的是当你要突破的时候,你靠什么打败零售业呢?

侯毅:盒马鲜生是面向80后、90后的消费群体,按照品类、结构,跟原来的大卖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我们依靠这些赢得我们的立身之本。从两个定位来讲,没有谁好谁不好,面向不同的消费群体提供不一样的服务而已。当然,对盒马鲜生来讲,我们如果把价格降一点下来,可不可以同样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也会做积极的探索。

王巍:张文中当年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也一直走在零售行业的领先地位,相信你也注意到盒马鲜生对传统零售模式的这种突破。您认为这种新模式对传统零售会带来什么样的威胁?

张文中:20多年前我从IT转到做超市,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改变。当时对于零售行业也是一种颠覆,说到底是信息技术改变了零售。其实物美我也没有什么太多好介绍的,我想说一下“多点”,什么是“多点”?如果用一句话来说,最近有一部很火爆的电影《流浪地球》,那么“多点”其实就是地球派,今天讲传统零售企业,面临挑战是巨大的,经济的增速放缓,消费升级,技术革命,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互联网。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原来是线上的打击,那么今天盒马鲜生以侯毅为代表,把店就开到你家门口了,可以说零售企业面临的严峻形势和《流浪地球》讲的地球面临的形势几乎是一样的,是要毁灭,怎么办?多点就是地球派,就是要创造一个大的发动机让传统零售企业真正摆脱困境走向光明。对于零售企业真正拥抱变化,真正改变,真正靠互联网,靠人工智能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觉得最核心的就是要在线,会员在线、员工在线、商品在线、服务在线、管理在线等等。

替代文字
(物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张文中)

王巍:想让两位共同判断一下,你们的下一代,他们的消费模式,将如何影响到你们的生存方式?无论制造还是市场的配送。

侯毅:我认为,未来的零售业将全面数字化、全面互联网化,到店、到家完全一体化,这是零售业发展的必然趋势,新零售的本质是各个数字化跟提供到家模式。

张文中:我认为到店和到家一定是一体化的,几乎所有的用户既在线上买,又在线下买,一些年龄大的用户,也现在非常熟练的用“多点”,另外年轻人反而去店里,通过互联网的第一轮冲击,线下企业应付能力已经很强了,包括交易方式都已经变了,非常好的实现了线上线下一体化。

王巍:到今天谈中美贸易冲突半年多了,请两位谈一下这半年你们的客户消费习惯有什么变化?也请二位判断2019年你们的市场会是什么样?

侯毅:中美贸易战对我们来讲更多的是心理的影响,因为盒马鲜生所做的是老百姓的民生工程,从我们实际销售的增长来讲,老百姓的民生生活购买力相当强,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2019年,我们还是会保持跟去年、前年一样同比的增速,包括我们开店的比例,包括业务的销售,我们认为在民生的工程上对我们的经济影响不大。

张文中:总体来看现在消费确实面临压力,从宏观统计数据也能看得出来,但因为中国直接从美国进口的食品实际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以更多是一种经济放缓的影响。而且这种消费升级和经济放缓是双重作用,老百姓的热点也在不断的转移,这是一个新的形势。如果说在展望未来,当然从我们做企业来说是希望有一个稳定的预期,如果能够很好的解决这样一个贸易终端,对于经营当然是更有好处的。